1  

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2017 年,Netflix 發行的青少年恐怖電影《死亡筆記本》(Death Note)改編自日本同名漫畫。推出後罵聲一片,動漫改編電影再次讓原著迷崩潰,好萊塢又在板子上記下一筆得分。

 

  然而,在普遍認定的失敗底下,《死亡筆記本》其實擁有一個堪稱勇敢的內核。

 

  改編故事中,高中生主角萊特透納撿到可以任意決定他人生死的死亡筆記本,在死神路克的勸誘下,他使用筆記本殺死欺凌自己的惡霸,並且向自己心儀的啦啦隊女孩證明自己,共同開啟淨化世界的願景。另一方面,他的行動引起警界關注,偵探L召集人力、縮小範圍,開始對這名自稱「奇樂」的罪犯展開搜捕行動。

 

  聽起來不太迷人,但是,故事發生地點從日本轉移到美國,讓網飛版本《死亡筆記本》有一個有趣的改編前提。原著中,撿到死亡筆記本的日本青少年主角夜神月想要實踐心中的正義,進一步淨化社會,打造更好的世界,這個主軸引發了後續以L為首的一連串反對力量,提出對正義的對映想像,進而展開對決。但是,美國青少年關心的並不是如此大方向的問題,對萊特透納來說,校園惡霸、交女朋友,還有懷疑自我,顯得更為具體。

 

  所以,故事從原著中「兩個天才各自貫徹正義觀」的宿命對決,轉變成「兩個心理素質低落的崩潰青少年,奮力從對方手上保護父輩人物,並試圖證明自己」的故事。說實話,改編並不成功,但前提其實相當勇敢。在亂七八糟的故事發展中,隱隱可以看見網飛並不打算照本宣科、試圖走出自己的路:用死亡筆記本的故事,拍一部美國青少年驚悚電影。

 

  5  

 

  從主角透納一邊跟女友 Mia 性交、一邊殺人,我們可以相當肯定眼前這個用下半身思考的小夥子,與原著中那位神格化、脫離肉體慾望的夜神月不是同一個人。事實上,發現超能力並用以解決校園問題,正是美國青少年電影一個常見的類型處理。近期的《超能失控》(Chronicle,2012)、《跨界失控》(Project Almanac,2015)都是走相同的模式。飛簷走壁也好、穿越時空也罷,高中生的直覺反應永遠都是先交個女朋友。

 

  在這些故事中,主角會意外發現神秘力量,並且用來解決校園生活問題。最後,這些力量會反映出主角心中脆弱的區塊,並且讓問題一路擴大以致一發不可收拾。由此觀來,我們也可以發現網飛版《死亡筆記本》問題出在甚麼地方。這個故事在合理預期中應該控制格局,確保主軸聚焦在青少年生活與情緒問題,但電影卻興奮地亂了分寸,重新召喚原著中身為跨國罪犯的「奇樂」形象。於是,我們只看到兩個智商接近國中生的主角互相叫囂。舞台太大,青少年問題頓時顯得無關緊要,故事的核心因此散得七零八落。

 

  簡言之,網飛版本的《死亡筆記本》,劇本完全寫壞了。想拍校園青少年,就不應該放太張狂的鬥智情節。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100 分鐘的故事長度更沒辦法讓宏大格局被完整施展,舉例來說,編劇對規則的運用明顯失當,電影裡,死神交代「坐在馬桶上被鯊魚咬死」是不合理的死亡,但是,主角操作下,「一覺醒來突然想要撥打一個從腦海中跳出來的電話號碼,並且背叛自己最親愛的人」卻不是不合理的死亡方式。如此詭譎又奸巧的使用規則,也難怪L總是一臉崩潰地黑人問號。

 

  實話是,這個標準根本無從分辨,觀眾會輕易地察覺編劇在擺爛,然後失去耐心。在我看來,這個版本的失敗完全是編劇的責任。如果編劇自身駕馭不了故事,就算讓角色自我解嘲「筆記本實在太多規則了」,也無法掩蓋劇本一直用便宜方式解套的事實。

 

  2  

 

  雖然劇本相當失敗,但是導演 Adam Wingard 其實是一個有趣的選擇。以B級恐怖電影見長的他,讓《死亡筆記本》散發一股濃濃的惡趣味。我喜歡電影中刻意為之的複雜死亡,還有那些花俏的慢鏡,甚至是在女主角決定殺死主角的黑化時刻,來一首濃情蜜意又充滿諷刺意味的「Take My Breath Away」。就我的看法,Adam Wingard 將網飛版《死亡筆記本》亂七八糟的劇本保留住一些可看性。就像是把一團醬糊調製成葡萄口味,或許仍然不宜食用,但至少讓人印象深刻。

 

  我們在期待的到底是甚麼樣的《死亡筆記本》?從日本電影版新作的負評,再到網飛改編版的口碑失利,要能成功改編漫畫原作故事的可能性似乎越來越低。Adam Wingard 用恐怖片風格為死亡筆記本故事增添獵奇色彩,雖是有趣嘗試,卻也在故事限制下沒有被玩得透亮。到頭來,這些問號仍會繼續懸下去,至少在這一站,我們聽到了威廉達佛版本的路克配音。

 

  4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貓 的頭像
橘貓

橘貓【Orange Cat】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