薔薇の葬列  

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薔薇的葬禮》(薔薇の葬列),1969 年作品,是日本新浪潮電影的開山之作,以 4K 修復,在今年的台北電影節與觀眾見面。導演松本俊夫在今年四月過世,似乎為這部電影的放映增加話題性。回到作品本身,或許可以先簡單談談,看完這部電影有些甚麼樣的感受。

 

  3  

 

  《薔薇的葬禮》很怪,怪得出奇,但它並非是一部讓人「看不懂」的電影,相反的,它擁有一個明確的故事,卻反抗這個故事,讓觀眾感受到電影背後的叛逆與躁動。故事主軸描述男同志 Eddie 與同志酒吧的老闆偷情,並不斷反抗酒吧的現任媽媽桑,伺機取而代之。Eddie 在生活中擁有藝術家朋友、男同志姊妹,卻不時被少年時期發生的殘酷事件困擾,而這些陰影就像一個詛咒,時刻等待,在不久的將來反噬 Eddie 的靈魂。

 

  引入伊底帕斯的故事,Eddie 與老闆的關係一經揭曉,馬上形成強烈而震撼的劇情高潮。然而,這個高潮的設計,卻被導演在前段以演員訪談的形式削弱。大約在劇情中後段的位置,導演讓飾演 Eddie 的演員池畑慎之介以現實生活中的藝名「Peter」受訪,並主動地揭露了電影後段的劇情高潮。這樣的設計與整部電影的敘事邏輯連成一線,自成系統。

 

  《薔薇的葬禮》有著顯見的非線性敘事,觀眾可以輕易地記下電影中的幾段關鍵戲,它們會不斷反覆出現,重複發生,或許組織這些片段,甚至排出先後順序都不是太難,但在觀看的過程中會很自然地放棄這些步驟,接受這些片段無意義地排序,然後相互干擾。這或許跟結局、中心主題的自發性揭露相同,都是導演對傳統故事敘事的反抗。

 

  1  

 

  除此之外,驚異的影像給予觀眾大量的干擾,與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奇異幽默同樣嚇人。用「嚇人」這樣的詞彙不知道是否有失尊敬,但我是老老實實地在戲院座椅上被驚嚇數次。從刻意的駭人影像、無掩飾的強烈血腥場景,到單純只是「突如其來」的剪接,都讓人坐立難安。如同電影中怪異到一定程度的幽默感,在影廳內還是能聽到有人發笑,但《薔薇的葬禮》的笑點,或許應證「驚喜」與「驚嚇」之分界點極為模糊的事實。

 

  回頭來看,《薔薇的葬禮》最吸引我的部份,或許是 Eddie 自然流露出的「美艷」。這是很讓人震驚的感受,做為一個異性戀男性,我還是可以自然地感受出他身上散發著純然陰柔的女性魅力,從妝扮自己的過程到上床的媚態皆然。

 

  飾演 Eddie 的池畑慎之介,在17歲那年接演了這部《薔薇的葬禮》,自此打開演藝生涯,之後在 1985 年演出黑澤明導演的彩色劇情長片《亂》(乱),弄臣的形象詮釋相當出色。此外,他也在知名的漫畫改編電影《死亡筆記本:決勝時刻》(デスノート the Last name)裡頭為死神雷姆配音,這個角色是漫畫中設定的女性,但在外貌上不易察覺。無數個知名的角色,或許,放下《薔薇的葬禮》的叛逆與挑釁,單純以「傳奇演員池畑慎之介的首部出演作品」來看待這部電影,也能獲得許多額外的樂趣。

 

  畢竟,電影觀畢之後,無論如何都很難不被他在片中豐富而搶眼的表演所吸引吧。

 

5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Orange Cat】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