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殺了七個人之前》(Shepherds and Butchers)是一部南非的懸疑電影,2016年在柏林電影節首映。這部電影同樣在2016年的台北金馬影展放映,座位在開賣後快速售盡,一票難求,之後也苦無片商代理放映。然而,很高興的是,台灣的觀眾現在可以在Netflix上面欣賞到這部電影。

 

  《殺了七個人之前》改編自南非真實事件。有別於一般的懸疑電影,並未在兇案上頭製造懸疑,兇手與事發經過非常明確:一名年輕的南非白人獄警,在荒野的採石場,激動槍殺恰巧路過的七名黑人。槍槍致命,犯案過程沒有懸念,兇手亦不打算做出任何辯駁。舉國嘩然,群眾義憤要求處刑被告,沒有任何律師願意為他辯護,然而,有一位人權律師相信,真正要為這場兇案負責的,不是眼前這個徬徨、冷血的年輕兇手。

 

  3  

 

  《殺了七個人之前》是一部討論死刑的電影。死刑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殺了七個人之前》無意死咬兇手的人權不放,也沒有忽略被害者的痛苦,它選擇了一個以往難見的角度去拆解整場兇案的悲劇循環:行刑者究竟會如何看待「執行死刑」這個動作?

 

  試圖把主觀與客觀的視角切開來看,《殺了七個人之前》眼界中的客觀真實,在於盡可能讓檢方與辯護律師的觀點並陳,辯護律師專心挖掘兇手的犯案動機,檢方則由另外一個面向去推敲這場兇案符合民眾期待的另一種想像,究竟哪一種離真相更接近一些,電影並沒有交代,並給出折衷答案,但導演在兩場質詢答辯中都還原現場畫面,配合證據呈現,證明兇手的戲謔與痛苦其實同時存在。

 

  那進入主觀區塊,我們看到電影對觀眾的質問,在於:如果殺戮在任何情況下都是錯的,我們才應該一命償一命,那誰該/誰能為我們懲罰執行死刑的執行者?

 

  這是一個不合常理的問題,因為往上一層聯想,我們會自動排除對執行者「行兇」的探討,就像是醫生為了醫療需要,切開病人的身體,並不構成傷害。然而,殺戮的意義僅此於此嗎,奪去一個生命的過程,背後會需要多少心理建設,才能保護自己不脫離文明世界的邊陲。

 

  2  

 

  藉由大量的特寫鏡頭,電影配合畫外音的使用來提示角色之間的情緒張力,《殺了七個人之前》的故事是一個挖掘行兇動機的過程,最後的答案回扣到角色的職業本身。「你成為了你正在做的事。」1976 年,《計程車司機》(Taxi Driver)的主角崔維斯這麼說,並化身為都市的遊魂,這部電影中的被告 Leon 應該亦如是。

 

  藉由大量音效與畫面的重擊,電影重現了行刑現場。比起傳統「說故事」形式的懸疑兇殺,《殺了七個人之前》逼迫觀眾直視殘酷的死刑執行過程,進而質問:我們是否真的藉由銀幕上的「感受」,同理、聯想到所謂正義。

 

  《殺了七個人之前》沒有粉飾太平,沒有掩蓋犯罪者的殘忍、沒有忽視受害者的痛苦,但電影設定的位置在於觀眾,這些置身局外的角色。我們為什麼要懲罰殺戮?我們又為什麼要選擇使用殺戮當作懲罰工具?這兩個問題背後形成灰色地帶的思考空間,提供給觀眾玩味。

 

  1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