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明與春嬌   

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有一次跟朋友閒談,我說:「男人都是禽獸,只有承認跟不承認的區別。」朋友嗤之以鼻,叫我別把自己的狀態加諸到大家對男性的共同想像。其實說禽獸或許太沉重,但是就我觀察,異男多是直覺動物,做事目標簡單、依循情感,喝醉了會開始想像一些人生的終極問題,但平時不提,怕被朋友嘲笑。概括來看,就是低俗過頭,也矯情過頭──身在兩端,沒有一個很好的現實平衡。

 

  我想,朋友說的沒錯,男性並不都是這樣的人。會想要以偏概全,只是建一座探照燈,想在茫茫人海裡呼朋引伴,看看有沒有人跟自己想的一樣。藉由看見同類,我們對自己的缺陷有了一些寬心,朋友們相熟之後就會現形,曝露那種「被藏起來的簡單」,心態大概就像國中考試,問旁邊同學:「你讀了嗎?」發現對方也毫無準備,頓時大為寬慰,成績始終是遠在天邊的事,生活只想找個同類,於是我們打開探照燈。

 

  打開之後,就看到《志明與春嬌》裡頭的張志明。

 

  1  

 

  今年(2017),彭浩翔導演的「春嬌志明」系列第三集《春嬌救志明》就要在臺灣上映,戲院辦了活動,重映前兩集,還搬出第一集《志明與春嬌》的 35mm 膠卷,確實懷舊到家。

 

  我喜歡彭浩翔的電影,但又不時有點反感。《香港仔》的人情與迷惘可愛至極,望向銀幕都是茫茫一片;《撒嬌女人最好命》的惡俗又讓人倒彈,好奇到底是種行為藝術或是真心話。更早一點,彭浩翔可以在《買兇拍人》玩弄影像趣味、在《大丈夫》戲弄兩性關係,也可以在《出埃及記》展現機巧,看完那部電影,止不住的打嗝聲就從此成為男性最大的夢靨,往後每次聽到,都想掐緊自己的喉頭。似乎代入了彭浩翔,就會有點反感,因為好像看到自己不好的那一面。

 

  2010 年,《志明與春嬌》創造經典。可能以前有一個時代的主流愛情觀是像《鐵達尼號》(Titanic)那樣至死不渝、以身相許,但如果幾十年以後有人問起,或許我們也可以從陳舊的木櫃中,翻出《志明與春嬌》的DVD。

 

  2  

 

玩心不停,等一些聽眾

 

  電影開場,先是展示 2007 年香港修訂《吸煙(公眾衛生)條例》,室內場所全面禁菸,之後就不明所以接上一段驚悚類型片橋段。

 

  配樂呈現劍拔弩張的氛圍,工作人員字卡上還滲著血跡,哪像是一部愛情電影的開場?順著畫面,我們看到一個停車場管理員,在空無一人的地下停車場聽到哀淒的呼救聲。停車場燈光一明一暗,循著聲音,他發現有男人被關在轎車的後車廂中。對方哀號聲不斷,表示自己快呼不過氣,請求管理員盡速將後車廂打開,救他出去。管理員一時無法撬開緊閉的後車廂,只好跑到外頭去找員警幫忙,一會兒之後,車廂中的男人已經停止呼喊,奄奄一息;三五人趕緊通力合作開啟車廂,卻發現裡頭竟是……。

 

  一個簡單、精彩的驚悚故事,話鋒(畫風)一轉,我們來到公司大樓的後巷,原來是一群煙民(吸煙人士)聚在巷子裡抽菸,一邊瞎扯最近聽來的「停車場都市傳說」。

 

  都市傳說妙在真假難辨,加油添醋就可以說得煞有其事,越是與現實貼近,聽眾越容易在生活中感到處處不安。電影裡,一群煙民聽得起勁,其實狀態也跟我們這些看電影的觀眾一致,驚悚的兇殺傳說也好、動人的愛情故事也好,想來想去,還不就是想一面增廣見聞,一面找點生活共鳴。

 

  《志明與春嬌》用驚悚故事為愛情故事開場,背後一經串聯,也發現每個聽眾都有一些故事,每個故事也都在等一些聽眾。電影中穿插訪談,與角色們討論吸菸與愛情,與前段概念互相映襯,就發現劇中大大小小的角色,頓時都有味道。

 

  3  

 

純愛不顯,聽一段音樂

 

  「認識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子,以動物學來說,這叫近親繁殖,很容易出亂子。」

 

  電影故事裡常有動人的情話,但那些話只適合在特定情境中出現,生活中一聽見就要直打哆嗦,所以我們開始不太看那些會讓人打哆嗦的電影。這樣想起來,或許是一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幼稚心情,畢竟接觸不到浪漫情境,只好群起反抗,譴責愛情童話,另一面開始覺得不太在意美感的俏皮話很直接可愛。

 

  故事的兩個主角,張志明與余春嬌,被他們的朋友形容是「姣婆遇着脂粉客」,那自然都是資深社會人士,常要口是心非。他們相遇、談天,培養感情,講話真真假假,俏皮話十句八句擺在話裡,其中又有三句兩句是尚待解碼的真心真意。

 

  彭浩翔電影最明顯的特色就是不老實,他喜歡布置那些易於拆穿的陷阱,不需要你真的踩進去,只要你發現之後忍不住停下來欣賞陷阱的作工用心。除了成為佳話的「in 55!W !」之外,我很喜歡志明與春嬌初次在便利商店買菸的橋段,假意中有真情。

 

  結帳時,志明請店員幫他拿一包印有「抽菸易皺皮」警告標示的菸、春嬌則要一包印有「抽菸易陽痿」的菸,兩人互相在嘲笑對方的惡趣味中傳遞情意,嘴上說著皺皮陽痿,背後的配樂卻響起清新法語男女對唱,甜甜的濃情密意,充滿絕對的違和感,也完全揭開「姣婆與脂粉客」內心的純愛小劇場。

 

  5    

 

銀幕上的志明

 

  某類男人的劣根性很深,這是當我看著張志明的時候,所感覺到的惡趣味。

 

  春嬌比志明大四歲,對兩人剛萌生的愛情沒有甚麼安全感。所以,一面還是有基本的欲拒還迎,另外一面卻攻勢連連,像是武俠小說的對招,有時間壓力,就沒甚麼戲弄對手的心思,只想一劍穿心。

 

  志明在這邊展露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劣根性,就是對直球的恐懼感。就一些個人經驗來看,直球真的特別讓人害怕,儘管嘴上會說「為什麼我都碰不到」,但是真的碰到還是會想先逃跑再說。幾年前,跟前女友聊天,曾經向她坦承,自己雖然保持主動,但真的不知道當初是怎麼追到她的,她悠悠回答,她只是用被動的方法去主動推進關係。當下大驚,從此不敢小覷抽象概念的力量,看來中國古兵法不只能運用在電動遊戲上頭。

 

 

  春嬌趕時間,步步進逼;前進一步,志明就後退一步。儘管是兩個互相吸引的人,還是躲不過你來我往的對招過程。余文樂曾經說,張志明描繪的其實是彭浩翔本人,看來這個形象還真的預設上就是某種討人厭的異男。

 

4  

 

銀幕下的觀眾

 

  其實,《志明與春嬌》也不是每個角色都像他們兩人,可以這樣在泥巴地打滾,電影中有另一段小故事,春嬌的朋友 Brenda 在茶餐廳等網友,等到晚上十點都遲遲沒出現,志明在旁邊開示:Brenda 的臉書照片跟本人相差太多,網友一定看到本人就跑了,不會現身的。

 

  Brenda 哭花了臉,這段傷心故事真的很悲慘,一直到放片尾字幕還要拿出來嘲笑(鞭屍)一番,戲院裡聽得見觀眾笑聲,當然也不禁要想這是不是真的有必要。不過,換個念頭,Brenda 的悲慘際遇,大概也幫我們這些素行不良的觀眾安了一個位置。說到底,志明與春嬌只是別人口中傳唱的情歌,真要把故事攤開來看,這種在泥巴中互相傷害的習性也是大家的生活日常,一邊嘲笑對方、一邊感覺良好,逃避不了。

 

  《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的塑膠袋飄進港產片,我們的情歌也聽完下一捲。回頭看看,又一天過去,大家錯過更多余春嬌、認識更多張志明。

 

  6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貓 的頭像
橘貓

橘貓【Orange Cat】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