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甫在釜山國際影展(BIFF)獲得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的台灣電影《白蟻》,在今年金馬獎入圍最佳新導演獎。本片導演朱賢哲雖然是第一次執導劇情長片,但其實已經是資深的紀錄片拍攝者。

 

  他以流浪狗收容問題為題材的紀錄片《養生主》,曾獲得第三十八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這次找來新科金鐘影帝吳慷仁拍攝劇情長片《白蟻》,作品在節奏與架構質感上仍顯現新導演的生澀,但背後又有一股難擋的生命力,在影像中等待爆發的機會。  

 

  3

 

  《白蟻》的故事從一個平凡無奇的書店員工白以德出發,他消瘦、虛弱,是社會中不起眼的小角色,平時在小套房中安身立命,從身邊路過也絲毫不顯眼,他很「正常」,除了某些不正常的區塊之外。

 

  原先與社會相安無事的白以德,在翌日偷竊女性內衣的時候,被甫遭男友拋棄的大學生湯君紅發現。或憤怒或怨恨,湯君紅拍下了這一切,並且用自己的方式展開制裁,一念牽連一念,食物鏈底端的怨懟互相吸引,相互碰撞毀滅,表皮割開,黑洞被開啟,從裏頭爬出來的是沒有人認識的文明怪物。

 

  4  

 

  在這次入圍奈派克獎的十部作品中,《白蟻》的作品質量相對不高,但故事留給主角「白蟻」的空間,反而形成了十部作品中最難輕視的戲劇能量。虛弱、怪誕,吳慷仁的表演力道過於猛烈,原本應該怪異又難以親近,卻在這部有些粗糙的作品中大放異彩。主角白蟻的犯罪動機不明,崩壞、黑化的內心獨白也少有篇幅展現,但他扭曲的身形、在門廊前蠕動抽慉,彷彿每個細胞都在尖叫著要求釋放,不寒而慄的原因,恐怕與我們心底的恐懼相呼應。

 

  平時在生活中遇見「怪人」,大多數人第一反應即是敬而遠之,或許是眼不見為淨,更不敢想像一個人的舉動到底源於天生如此或後天衝擊。《白蟻》刻意打造出一個極端讓人無法同裡的主角形象,讓觀眾找不到理由接受這個主角的同時,又讓觀眾看到他崩壞前曾經的正常樣貌,一步步回到源頭,彷彿無知之幕降下,我們都有可能在某個時間點成為社會中的一只臭蟲,在關懷中受罪、在同情中哀嚎,在更多人嫌棄的眼光中,藏起自己的身影,又無止盡地尋找能飽餐的下一頓菜飯。

 

  《白蟻》是部粗糙,但仍然值得一看的作品。前段吳慷仁的演出礙於篇幅,成為金馬遺珠,後段看到那股怪誕的能量化為精神狀態,在另外兩個主角角色的心中發酵。只可惜電影中部份對白離生活過於疏遠,某些演員的表演則令我無法認同,終究失去好感,但留下吳慷仁表演的深刻印記。

 

  難以直視,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形容。《白蟻》不會是金馬獎期最精采的作品,但背後那種緩緩從我們原本「想忽視」的情境中爬出的黑暗力量,卻是這次金馬華語作品中難得的強力一擊。

 

  2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Orange Cat】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