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流之島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看完詹京霖導演的電視電影《川流之島》,深受感動,我率先想到的是 1970 年的經典台灣電影《再見阿郎》,由白景瑞導演執導,金馬影帝柯俊雄先生主演。《再見阿郎》曾經帶著觀眾,向一位放蕩不羈、風流瀟灑,還帶著無賴氣息的「阿郎」告別。而《川流之島》從某個角度看過去,講的其實是同一個故事。

 

  不需多提《川流之島》的戲劇張力,我們單論角色,由演員鄭人碩飾演的卡車司機志豪,在情節中歷經的轉變,凝聚了劇中最精華的戲劇能量:志豪與阿郎同樣開著卡車行走江湖,他沒有像阿郎一樣在悲劇中死去,但志豪的故事,講述的仍然是一位浪漫者的死亡。

 

  2  

 

  「川流之島」,國道收費站分格排列。尖峰時期,行進車輛往往選擇能最快速通關的收費路線前進,但當離峰時期、人潮稀疏,車輛就可以自由選擇通關路口,而電影的故事就發生於其中──卡車司機志豪像一條魚,從川流不息的車河中行進,渴望找到一個可以停靠的小島。

 

  談到此般借用「生物」的形象,不免又讓人想起《醉‧生夢死》裡頭蛆與螞蟻共舞的情境。同樣是鄭人碩的演出,也同樣在底層掙扎而不見陽光,《醉‧生夢死》的仁碩哥像是巷弄中的魅影,你追逐著他的影子在道路中穿梭,最後一擺身卻發現他已消失在上一個轉角。

 

  比起仁碩的難以親近,《川流之島》的志豪有了更多空間,讓觀眾可以貼近他的靈魂。

 

  5  

 

  在《川流之島》中,志豪用豪邁的肢體語言,自比人生歷境像一條掙扎中的魚。然而,從觀眾的視角看過去,這條魚原先應該在河流中悠游自在,最後卻脫離河水,窒息致死。在電影的高潮處,收費員阿雯得知志豪無法再救濟自己家中的經濟狀況、兒子彥超也意外得知母親與志豪的金錢交易,三人的爭吵與打鬧,讓志豪心中的幸福家庭夢碎,也讓那條曾經不斷掙扎的魚,終於被抽走所有的水分,不得不迎向死亡的命運。

 

  觀察志豪與阿雯的對峙,志豪擁有相對浪漫的性格。對阿雯來講,世界上有太多事情優先於自己心中的小情小愛,她並非未曾被志豪打動,不然不會有那場似夢似真的美好夜晚,但浪漫不能支持她活著,愛情也不足以讓自己的孩子免於訴訟與官司。

 

  反觀志豪,志豪對於感性有著更多信心,只要能與自己的愛人、家人在一起,那世界上就沒有不能被解決的困境。然而,這樣的性格,換來的是兩次的夢碎。志豪不能在無止盡的索求中保留家人的關愛,也不能在停止付出金錢之後留住愛人的芳心,他是一個浪漫的人,但現實注定要殺死浪漫──在困境之中,純粹的感性只會讓人瘋狂,志豪如果要清醒,他就不能不召喚自己的理性,轉向封閉浪漫的自己。

 

  於是,最後一張回數票交待了他的答案。同樣是志豪與阿雯,但是從此之後再也沒有河流、沒有小島、沒有魚,只有一輛平凡的卡車開過一個平凡的收費站,前往人生的下一個目的地。

 

  3  

 

  《再見阿郎》,阿郎沒有放棄感性的驅使,所以他注定要死於現實;《川流之島》,志豪得知了浪漫的路上已經不再開滿花花草草,他沒有愛人、沒有家,所以他殺死了浪漫的自己。

 

  從 1970 年的《再見阿郎》到 2016 年的《川流之島》,46 年過去,兩個故事,兩種死亡,一個共同的答案:這是一個不容浪漫者生存的世界。

 

  1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Orange Cat】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