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船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昨天,在一場活動擔任工作人員,並觀賞了《狀況排除》、《划船》兩部影片、參與映後座談,其中又對《划船》特別有感。以下簡短分享感想,做筆記之用。

 

  執導《划船》的王希捷導演,曾經寫作第四十八屆金馬獎最佳短片獎得主《小偷》的劇本。而首次執導的短片《划船》,就前進坎城影展參加短片角落單元,並在釜山影展、台北電影節放映,最後更拿下第37屆金穗獎,一般作品類的最佳劇情片獎。

 

  《划船》的銀幕旅程風風光光,背後的故事則相當簡單,取自導演父親的青春回憶。在五十年前,碧潭風景區是青春情侶約會的聖地,一群高中的少男少女,在碧潭邊抽籤,兩兩成對,順著水流往上划。

 

  短短的半個小時內,我們先是看到影片中的男孩(旁白口述中的父親),想方設法的與心儀女孩乘上同一條小船,而後的划船過程中,兩個人的互動沒有一句對白,就在風景/對方之間,互相不經意地交會彼此視線,直到男孩無意瞥見了女孩頭上的傷疤,氣氛瞬時轉入沉默。彷彿夢醒一般,回到岸上,女孩離開了岸邊,男孩的回憶卻被封鎖在碧潭上,好像不能離開似的。

 

  ※※

 

  影片拍出來的氛圍充滿青澀的情緒與新鮮的空氣交互相混,加上碧潭美景,觀眾能夠愉悅的欣賞這部作品並不讓人意外。而我個人對《划船》最為喜愛的部分,在於其中對於回憶的一些描繪。在影片中,大量過於柔和的光線,讓風景的美感多了幾分人工後製的痕跡,所以,突然能夠會意:不管試圖用拍攝的方式再造記憶、或是在往日回憶中重現美景,那畫面都是被我們修飾過後的樣貌。

 

  國中時期,十四五歲,喜歡上的女孩總好像能在回憶裡自帶柔光,那時候一瞬間的凝視都可以在腦海裡張成全宇宙最美麗的畫面,但有時翻動舊照片,卻又感覺相片中的女孩長相與記憶中的樣貌天差地遠。在《划船》的影像柔光之下,深刻感受到原來三五年間每次想起腦海中的畫面,我都自動地幫真實的景象打上光,就像是你跟舞台上演員坐的距離越來越遠,你只能幫她畫上更鮮豔的妝,才不至於看不清面貌。

 

  影片中的男孩女孩,划船的光景只是父親回憶中的片段。從刻意的相識、無聲的相處,到最後尷尬的互相告別,女孩沒有留下名字,卻好像讓觀眾看完了一整段的青春故事。

 

  若要說對《划船》有些遺憾,或許是感覺旁白把故事的本質點得太明,也少一些想像空間,但留下的影像,仍然保有那些深根在「回憶」中被再造出來的靈氣。或許我們在腦海裡,只記下每個當下那些能夠吸引我們的真實,帥氣的、甜美的、遺憾的……到頭來,故事有幾分真、幾分假,好像都不太重要,在事情發生的那一刻起,稍縱即逝的真實其實就已經被我們捨棄,在腦海中愈加深刻的畫面中漸漸淡去。

 

1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