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319615370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將在本周五(2016/05/27)上映的《魔境夢遊:時光怪客》(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是 2010 年的迪士尼電影《魔境夢遊》(Alice in Wonderland)的續集作品。標題取自童書《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續作,英國文學家 Lewis Carroll 在 1871 年寫作的兒童文學《愛麗絲鏡中奇遇》。

 

  這一次的故事,描述在上集結局成功打敗空龍,獲得新生的愛麗絲,在現實生活中因為性別刻板印象而遇到種種磨難,又被神秘的魔境召喚,發現自己在魔境中最好的朋友「瘋狂帽客」,因為一段神祕的過去而喪失生命力。在白皇后的建議之下,為了找到過去的真相,愛麗絲決定前往「時光怪客」的住所,扭轉時空,解救好友。  

 

  從各種意義上來看,我覺得《魔境夢遊:時光怪客》的整體表現更勝《魔境夢遊》。雖然靈魂人物提姆波頓(Tim Burton)這次轉任監製,而改由 James Bobin 執導,但是電影卻表現出更勝上集的魔幻與生命力。以下,從三個方向,表達我個人認為《魔境夢遊:時光怪客》的優點。

 

  2

 

  第一、在「時空」的主題設定下,《魔境夢遊:時光怪客》表現出了驚人的視覺奇觀。

 

  或許以「視覺」做為賣點,聽起來有些無聊,但這裡所指的「視覺奇觀」,並不只是華麗的特效或美術設定。最近的商業電影不斷以大量的壯闊場面做為賣點,讓觀眾驚奇於特效技術的進步,然而,卻也時常發現,真正以「巧思」取勝的視覺奇觀越來越少。

 

  舉例來說,近期的《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絕對是一個經典的巧思案例。在監獄的營救橋段,快銀解救萬磁王與X教授,子彈射出的真實時間不到一秒,卻能夠以快銀的時間感官計算,用一首《Time in a bottle》化解危機。我們看到快銀從容不迫的跟時間賽跑,還險些忘記不斷前進的子彈,精彩又歡樂。然而,同樣的橋段放到《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顯而易見的複製模式,卻因為沒有掌握時間的急迫性,而沒有做到同樣的效果,只剩下視覺上的驚嘆,沒有巧思下的折服。

 

  在《魔境夢遊:時光怪客》,同樣玩弄時間的美感。電影的高潮橋段中,愛麗絲必須與時間和空間賽跑,穿越「時空」。美麗的特效配上緊迫逼人的時間壓力,電影真正做到了把「時間」這個概念放進高潮橋段的野心,讓人想起龐貝古城被時間無情凍結的故事,絕美的崩滅和靜止的時間,兩個概念的重疊,是近期商業大作中驚人的高潮橋段。

 

  1  

 

  第二、《魔境夢遊:時光怪客》表現了真實與虛幻交融的暴力,是一段華麗童話底下的黑暗啟示。

 

  早在上集《魔境夢遊》,提姆波頓的黑暗風格其實就透露出兒童不宜的氛圍,但在《魔境夢遊:時光怪客》裏頭,加入了更多對於女性的描繪。以一個女性英雄形象冒險的愛麗絲,面對的阻礙不只是魔境中的成長挑戰,也有在真實世界的社會壓力。

 

  電影中,愛麗絲在穿越的時空過程中,曾經一度在魔境與真實世界之間穿梭。這部電影讓真實與魔境遙相呼應的方式,讓人想起查克史奈德(Zack Snyder)的作品《殺客同萌》(Sucker Punch),一些暗示性的暴力與性攻擊,雖然在電影中被輕鬆化解,但看到迪士尼的故事能用如此危險的黑暗隱喻延伸童話夢境,依然讓人佩服。

 

  此外,刻意在兩個世界之中穿梭的設定,也更明顯的表達了愛麗絲與魔境的關聯。愛麗絲的心靈世界不斷催使她成長為一個能戰勝真實磨難的女性英雄,我們可以看到電影中的每個重要角色其實都呼應電影裡愛麗絲身處的認同危機,要怎麼在魔境中得到啟發,並於現實世界中成長,愛麗絲這次的冒險,也比上集來得更立體生動。

 

  3  

 

  第三、《魔境夢遊:時光怪客》的反派角色生動立體,不只是紅白皇后,還有時間怪客。

 

  如果用反派角色歸類「白皇后」可能有些爭議,畢竟她確實從頭到尾都是站在主角一方的人物。但是,從上集開始,其實觀眾應該就能感覺得出來白皇后並不是一個理想典型的正派人物。更直接一點解釋,在愛麗絲的「魔境」中,皇后這個身分其實一直都暗示了不同程度的「惡」,然而這種「惡」並不見得一直都是主角的敵人,有的時候,她可以是主角的朋友。

 

  這是相當聰明的設計,電影中的白皇后並沒有太多黑化的表現,但我們可以看出她跟紅皇后的性格剛好站在兩個不同的端點上頭。紅皇后殘暴、善嫉,且過於情緒化、白皇后做作、遠謀、並工於心計。兩個皇后都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好人,她們也在不同的面向上面有各自的可惡之處,紅皇后不能帶來和平、白皇后不能讓人信任,兩者都是「惡」,但一個人是正派角色,一個是反派角色,《魔境夢遊:時光怪客》刻意延續上集設定,更深化的點出這個環節,模糊角色善惡分立的界線,非常聰明。

 

  至於時間怪客,他看似反派,卻是一個中立人物。電影中有許多對時間的描繪,或是一些俏皮的玩笑,看似刻意,但也充滿啟發。

 

  在J·R·R·托爾金的經典著作《哈比人》(The Hobbit)當中,有一段主角比爾博與咕嚕的猜謎,裡頭描繪「時間」的方式非常點題而貼切:「會吞食一切,蟲魚鳥獸花草樹木,咬破生鐵,蝕穿金鋼,將岩石化成飛灰,殺死國王,屠滅城鎮,滄海化為桑田,高山成平原。」

 

  時間,有時像是一個殘忍的野獸,有時也像是個沉默的守護者,全看我們如何看待他與他帶來的啟發。《魔境夢遊:時光怪客》把這個在古老寓言中反覆出現的「時間」具體化,配上演員薩夏拜倫柯恩(Sacha Baron Cohen)的精采演出,成就一個非常立體又帶有寓意的反派人物。

 

  4  

 

  似乎是續集電影的某種宿命,《魔境夢遊:時光怪客》的國外評價不高,我在觀影前也因此刻意放低期待,但觀賞完畢後卻格外驚喜。當然,本作當中仍然有一些缺點,前段鋪陳讓人感到無趣、瘋狂帽客作為呼應愛麗絲心中冒險精神的「密友」,他的魅力也沒有辦法在電影中展現,都是可惜之處。

 

  但是,比起上集對於「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描繪」,「我們能從時間中獲得甚麼教訓?」是一個更為明確的主題,我認為《魔境夢遊:時光怪客》帶給觀眾更多在角色上頭的心靈觸動,是一部相當成功的續集作品。

 

  5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