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Hour Photo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暗房中,快照沖洗店的店員賽巴利西,負責將客人的相機底片,沖洗成一張張色彩鮮艷飽滿的彩色相片。他精心調校賣場沖洗店內的機器,要求自己完美的將客人交給他的每一張相片,用最漂亮的方式呈現。對賽巴利西來說,相片是他人生中的信仰,是他接觸這個冰冷世界的唯一方式。在他觀來,相片中記錄的是人們生活中最美麗的時光,是「幸福」一詞最直接的體現。

 

  「No one ever takes a photograph of something they want to forget.」,賽叔叔如是說。

 

  於是,當相片中的影像不再純潔溫暖時,他心靈的防線崩解了。

 

  5  

 

  在電影《不速之客》(One Hour Photo)中,羅賓威廉斯飾演主角賽巴利西,一名在快照沖洗店工作的小店員。他運用他自己的專業,把影像最美好的形式呈現給他最鐘愛的顧客──約金一家人。約金一家人住在賣場附近,有著拍照記錄生活中大小時刻的習慣,他們的相片,理所當然就交給了在賣場工作的賽巴利西沖洗,但隨著時間流逝,寂寞的賽巴利西開始在這家人的相片上,找到了他心中追求的溫暖與美滿,那是他心中最嚮往的溫暖家庭模式。

 

  他們過著讓賽巴利西羨慕的幸福生活。日子一天天過去,賽巴利西開始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對家庭溫暖的渴望,他開始有所行動,他想要成為約金一家的一份子。

 

 2  

 

   在畫面上下功夫,藉此暗示人物的心理狀況,是《不速之客》的特點。賣場的快照沖洗店以白色為底色,表達出賽巴利西在和善偽裝下的病態心理;再對比到只有賽巴利西孤單一人居住的陰暗公寓,對於光線的刻意節制,更放大了這個角色的孤獨與寂寞。玩弄畫面的衝擊力,更是《不速之客》的重點戲法,好比賽巴利西家中的照片牆,填滿整個畫面的壓迫感讓觀眾終於開始意識到賽巴利西的危險性。  

 

  在故事進行中,我們一次次可以藉由「賽叔叔」與約金一家人的互動,看出他是如何的渴望加入這個他對「幸福」的綺想。購買玩具送給傑克、在賣場主動與興趣缺缺的約金攀談、刻意看一模一樣的書籍引起女主人妮娜注意……他的每一個行動都讓人不安,但藏在他心底的理由其實簡單無比,就是渴望得到他生命中所缺少的「溫暖」。

 

  而他缺少的「溫暖」,追根究底根屬於悲劇的童年。這件事可以從他「購買一個女人的照片,偽裝是自己的母親」這個小動作看出,直到電影的結局,「家庭」深重的意義更是從他口中娓娓道來。說出了他的憧憬,道盡了他的缺憾。 

 

   10    

 

  在發現外遇的事之後,賽巴利西許許多多的衝擊事件促使他進入電影尾端的爆發狀態。最直接的一個轉折是他的夢境:眼睛不斷噴出似血一般的紅色液體,象徵從視覺接受到的世界型態被無情的破壞。這可能是《不速之客》之中最恐怖、最驚駭的部份。在這場夢境結束後,「賽叔叔」拿著相機,開始把「照相」與「狩獵」連結。「Shot」直接的重疊在這兩個動詞身上,得到了精簡又恐怖的概念發展。

 

  到了電影的終點,賽巴利西發瘋似的用淫穢的影像去威嚇約金。在逃避追捕的過程中,他卻又慌張得像個孩子一樣。「All I did was take pictures」,在賽巴利西的世界中,「相片」是他認識、瞭解、親近、熟悉世界的唯一管道。他對這一切的憧憬之強大,使得他不願意親手取毀滅這份美好的泡沫。到了最後的最後,他仍然用純真的眼神看著他所拍攝的照片,絲毫不受外界打擾。

 

 7  

 

  家庭的美好和幸福,那是他所缺乏的,那是他所期盼的。

 

  在偵查室中,看著長方形鏡子幫他定格拍攝的「相片」。他的腦海中,出現的仍然是美麗而夢幻的家庭形象。

 

  賽巴利西,是在驚悚影史上最恐怖的普通人之一。而最讓人發顫的事,是那恐怖並非來自個人,而是來自這個世界。

 

9  

 

個人喜好:﹝7/10﹞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