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2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看《三更2》,像是在讀一本恐怖小說。三個作者,三則短篇,作者們的筆法各自高超,埋下故事中的層層驚恐,將其在各自的結尾處一口氣爆發,轉化成一種捉摸不定的詭譎意象。

 

  《三更2》是三個國家的恐怖短篇電影組合而成:香港有陳果導演的《餃子》、日本有三池崇史大師的《盒葬》,到了韓國則是曾經拍出經典作品《原罪犯》(올드보이)的朴贊旭(박찬욱)導演。三人的作品風格各異,但異中見同,以下分別論述。

 

  首先,我們先講《餃子》。

 

     三更212

 

  《餃子》是香港導演陳果的作品,陳果只拍純正的香港電影。這次從香港的社會寫實出發,加入驚異元素。《餃子》是篇慘忍的故事,故事開頭,楊千嬅飾演的李太到了一個傳統住宅社區,一開始循線往上的步調,讓我想起《10+10》中的短篇作品《海馬洗頭》,一樣是以一婦女在傳統住宅區中尋找偏方為開頭,但《餃子》中的「偏方」,無疑更駭人些。

 

  《餃子》以食嬰做為題材,以李太想要找回丈夫的愛做為主線,在彰顯情感衝突的能量中,「情」與「慾」成為了用來傳達作品意象的工具。梁家輝飾演的李太丈夫在外偷腥,與年輕貌美的情婦纏綿,循環的鏡頭讓人鎖定了富商對性的渴望與年輕肉體的誘惑。

 

   三更29

 

  主線中,李太與媚姨一左一右的撐起了《餃子》的戲劇能量。媚姨的角色由白靈演出,尤其合適,當年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頒予她,合情合理。

 

  白靈精準詮釋出老靈魂裝在年輕肉身的感覺,並且把媚姨的「媚」字表達得出色至極,嗑瓜子的閒適、做餃子時彎下腰的春光、走路時的擺臀,這角色藉由電影的鏡頭投注出一種形象:是魔性被淡化後的平凡人形象,一種早已見怪不怪的淡定。

 

 三更211

 

  若說媚姨是由魔歸人,李太無疑是由人轉魔。初見嬰屍,李太驚駭做噁,但之後居然又回到了媚姨住所,仔細端詳這「回春極品」。一口口的將餃子咽下肚,李太墜入魔道而不自覺,隨後孽種的副作用發作,李太急欲再吃,但媚姨卻早已離開,種下了結局的因。

 

  《餃子》的裏線更為慘忍,少女未婚生子,懷上的是狼父的種。不願醜事外揚的母親找上密醫,但媚姨為了確保「食材」乾淨,並未用藥幫助少女墮胎,反倒是直接用導管引出,讓少女回家途中大量失血而死。母親悲憤之下,回家將丈夫砍死。

 

  這樣的人倫慘案,不多做贅言,已經讓《餃子》增添了讓人不安的能量。巧妙的把李太急欲回春的奢侈煩惱,連上了市井小民的人倫悲劇,更多幾分嘲諷意味。

 

 三更213

 

  而《餃子》真正嚇到我的部份,是結尾李太的舔舌。由人轉魔就在這一個畫面確立,楊千嬅的眼神先是避開鏡頭,後又用具壓迫感的力道直視,加上嘴角滲血的驚異畫面,更讓《餃子》恐怖與詭譎的氣氛更上一層。最後吃下自己親生骨肉的餃子,更是畫龍點睛的最後一刀。

 

  藉由食嬰,表現出美貌的虛幻與情慾的罪孽,這是《餃子》。

 

   三更210

 

  《盒葬》,是日本大師三池崇史的作品。三池崇史拍電影類型極廣,範圍不受限制,各類作品都有一定水準。

 

  這部《盒葬》也不可怕,在三部短篇中,是劇情最為撲朔迷離的一篇,但美如畫一般的影像表達與難解的劇情發展,《盒葬》能量十足。

 

 三更21  

 

  說起《盒葬》,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那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驚異結局,我在此淺論我認知中的劇情組織,不過本片的意象表現重於它的實際邏輯。故事就擺在那邊了,你要怎麼解讀都可以的,總之,以下講講我個人的想法。

 

  故事開頭,女作家困在夢境中,夢裡的男子埋著一個盒子,而女主角則被困在塑膠袋,一直掙扎、掙扎,始終脫離不了那個空間。後來,她醒了。故事在緩緩推進的過程中,反向解開夢境的謎團:女作家小時候是個馬戲團員,她跟她姊姊表演的魔術,是由兩姊妹躲進箱中,並讓團長射出飛鏢,箱開,內裡的姊妹已經消失無蹤。

 

 三更214  

 

  但是,團長對這兩姊妹是不公平的,他送了一條漂亮的項鍊給姊姊,卻遺漏了妹妹;跟姊姊一起睡覺,卻不理會獨自入眠的妹妹。在這樣不公平的對待之下,妹妹在姊姊練習入箱時把箱子給鎖上,被團長給發現,打鬥拉扯之中,油燈翻倒了,困在箱內的姊姊就這樣被熊熊大火給燒死,這事也成了妹妹一生揮之不去的陰影。

 

  交錯了妹妹孤獨的追尋後,她又回到了那個帳篷,在裡面,她重新遇見團長跟燒死姊姊的箱子。「你們是完美的一對。」男子在大雪中葬下了那個箱子,妹妹卻在早晨中醒來。但是,這次醒來後,姊姊並沒有離開她,她們是在一起的。她們從被生下來那一刻起,就沒有分開過……

 

 三更28  

 

  這個故事,我看完後苦思了許久,後去網路上四處閱讀他人對此故事的想法,加上一些我個人的見解,大致可以分成兩種解讀方法,而兩個解讀都有各自的道理,很難說個準。

 

  第一個解讀,是妹妹從此被心中揮之不去的內疚所糾纏,所以到了最後才會做了那個被團長埋葬的怪夢,一方面表達自己對姊姊的愧疚,一方面表達自己接受不了編輯(神似團長)的愛。並且,醒來後發現自己身旁多了一個擺脫不開的「內疚」,這是比較感情面的解讀。

 

  第二個解讀,是作家本來就是連體嬰,她渴望擺脫姊姊,也渴望得到編輯的愛,所以出現了「童年陰影」的夢境。而這樣渴望自主的夢卻在最後被以合葬收尾,故,她在最後認知了自己是再也沒有辦法離開姊姊的,所以才終於讓觀眾看到姊姊的樣貌。

 

  配合了結尾的對白,此一解讀自然比較合理,卻有一個點比較耐人尋味,也就是編輯曾經跟妹妹說到:「我看過很多原稿,妳這份是用左手寫的對吧?」姊妹兩人,一人一隻手,左手偏偏卻長在姊姊身上,這樣的故事伏筆,究竟在傳達甚麼樣的意象,我到現在仍然難以完全領悟,但就故事整體性而言,這是比較理智面的解讀。

 

 三更23  

 

  三池崇史的《盒葬》,像是一篇未寫盡的恐怖小說,不免讓我想起之前曾經看過的一篇恐怖短篇小說,講述一個藝妓身上長著「人面瘡」的故事,同樣有與本篇故事相似的懸念感。那藝妓的故事讓人生懼,《盒葬》則讓人嘆息。不管如何解讀,觀眾眼中終究得了一個如詩如畫的雪景。

 

  藉由夢境,表現出共生的悲哀與靈魂的拉扯,這是《盒葬》。

 

 三更22  

 

  最後,我們還有《割愛》。

 

  韓國導演朴贊旭的作品,如《原罪犯》、《慾謀》(Stoker)……等等,都有擺脫不了的病態與陰沉。在朴贊旭的世界中,往往藉由刻意放大的黑暗面,去達到強烈的戲劇效果與壓迫感,而本次《割愛》的意象亦然,這是《三更2》的三部作品裏頭最難解析的一篇。

 

 三更25

 

  《割愛》由韓國巨星李秉憲主演,整部電影的氣氛詭譎多變,導演玩弄驚悚元素、黑色幽默、心理壓迫、精神崩解等各種元素,讓觀眾的神經跟著電影的步調不安的跳動,時而放鬆時而緊張,更多的時候則處在摸不著頭緒的錯愕中。

 

  《割愛》是一個驚悚的故事,一個在片場指揮若定的大導演,平時待人和善,對工作人員也十分慷慨。但沒想到,他的善良引來了殺身之禍,一名臨時演員有著悲慘的人生,他完全不能接受導演有著美滿生活,同時還是一個好人。所以他抓住了導演的妻子,將其綁在一條條鋼琴線上,並告訴導演,若他不殺死一旁無辜的小女孩,證明自己也是一個壞人,他就要每五分鐘割斷一根導演妻子的手指……

 

 三更24

 

  《割愛》,英文片名為《Cut》,從導演口中說出,是四平八穩的指揮家語氣,但從臨演口中說出,則變成了切斷手指的黑色幽默。

 

  電影開頭,先是一個華麗的旋轉鏡頭,帶出片場中的嗜血片段,藉由女吸血鬼的種種動作,達到與故事後段情節首尾呼應的效果。而女吸血鬼與導演妻子間有著連結,此段可視為導演將片場與家中擺設佈置一致的暗示,也可看作是導演對妻子不滿的心理投射,又或是直接比做「人」與「魔」的隱喻。

 

 三更215

 

  導演返家,原本美滿的家庭生活卻從此破碎。闖入導演家庭的臨演跟導演玩起恐怖的死亡遊戲,割手指的影像衝擊力並不直接,但卻藉由臨演各種戲謔的動作:黏手指、果汁機、唱歌跳舞、變裝……來讓整體氣氛更加多幾分無解的衝擊。

 

  有趣的是,導演並不是因為虐待下屬讓下屬心生報復,反而是「對下屬太好」。這點或許是電影中最有趣的元素,但同時也讓某些部份顯得相對薄弱。

 

  死亡遊戲只有形式,但規則並沒有確切的執行。時間不夠久、花樣不夠多也都是無法彰顯反派意志的可惜之處。唯壞人那扭曲一般價值邏輯的自白,確實能帶與人很大的壓力。

 

 三更27

 

  結局時的節拍器很精準的掌握住電影高潮的元素,晃動斧頭的讀秒具有十足的壓迫感,而最後顛覆情勢的轉折,也跟最初的電影情節達到首尾相扣之效。至於最讓人難以理解的結局,個人視為一種社會價值觀的崩壞,導演原本信守著自己的人生原則,雖偶有小奸小惡但表面光鮮亮麗、帶人和氣也讓人敬佩,但反派的出現讓一切「失序」,導演將無法再保守住自己長久以來遵循的價值觀,進而導致精神上的錯亂,他發狂式的去追尋自己的最後價值,不斷的喃喃重覆自己對妻子的愛來讓自己保有信心。

 

  我不認為導演對妻子真有殺意,唯是一場失控的遊戲破壞了他腦中所有的判斷機制,只剩那渴望終結一切苦難的直覺。

 

  藉由侵入,表現出價值的顛覆與信念的崩解,這是《割愛》。

 

 三更26  

 

  如上所述,三個短片在我心中各有千秋,這樣恐怖短篇合在一起的恐怖電影在亞洲地區似乎並不少見,特別泰國更是時常出現合輯性質的恐怖片,可惜《三更》系列並沒有再往下發展,畢竟現在要能看到質感高的港式鬼片也不再這麼容易了,這種讓各國大師各顯身手的概念也讓人頗為興奮。

 

  最後,之於我,《三更2》是一桌上的三道菜,風味不同,卻各自有各自的妙處:《餃子》諷著人心的脆弱、《盒葬》旋著心靈的傷痛、《割愛》戲著善惡的分界。

 

  雖然我從來沒有喜歡過恐怖電影,但不得不說,嚐過《三更2》,真有飽餐一頓之感。

 

三更216  

 

個人喜好:﹝7/10﹞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ing
  • 水餃:一開始猜想怎會與恐怖片有關,但整個過程令人有提心吊膽的感覺,之前得成舖,加上吃上水餃那種咀嚼的聲音,有噁心的感覺,好訝異作者可以寫成這樣的故事。

    可惜的是,《割愛》因為看電視台喜歡換來換去,常常這邊沒看到,你寫得感覺下次要把握機會好好的欣賞。
  • 嗯,沒記錯的話《餃子》那篇好像有原作。

    橘貓 於 2012/10/08 23:11 回覆

  • 喬小夫
  • 我個人覺得三更,非常值得看
    尤其是白靈,我是在三更裡發覺到白靈的強大的
    盒葬和割愛,那震撼力也不是蓋的
    不過在三更裡,最可怕的,最後還是人性啊!
    就像一個鬼故事不說鬼,卻直指人心的鬼影幢幢
    這應該是三更最為成功之處
  • 真的,三篇到最後都是在用不同的角度剖析人性。

    非常棒啊。

    橘貓 於 2012/10/09 00:49 回覆

  • etewtu7
  • 謝謝分享!!
  • :)

    橘貓 於 2015/04/08 12:05 回覆

  • leehun2003
  • 我不會很想看,有些歐美日恐怖片會有些突兀奇怪的舉止,比如莫名其妙一些人張嘴看天,倒像式現代舞表達抽像方式,不解釋,真得搞不清你在傳達什麼,智商沒那麼高,我到是推薦另一部三更回家篇,有感情,有推理,解釋還能接受。

  • 好喔。

    橘貓 於 2016/06/05 23: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