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ER  

本文中對劇情的介紹與對情節的描繪,可能會影響您觀影的樂趣

 

 

  國中時期,我酷愛寫小說。那時的課業壓力沒高中時這麼重,課餘時間也不知道該幹麻,常常想到一個題材就是沒日沒夜的寫,現在回頭看看,兩年的熱血時光寫了相加起來十幾萬字的長短篇,也滿佩服以前自己的幹勁。

 

  那時寫小說,常常會想,若我筆下的人物擁有意識,它會對我這個「創造者」有甚麼想法?會不會有怨言?會不會想要多一點能力?會不會對命運的安排有所不滿?……等等,像這樣「角色與作者」間的奇想對話,相同概念在電影故事中已經不是新鮮事。

 

 OBER-5

 

  之前才有好萊塢明星威爾法洛演出的《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同年又有來自荷蘭的異色喜劇《服務生之死》(Ober),內容雖然大不相同,但玩得都是同樣的概念,對等的幽默。

   

  《服務生之死》是荷蘭導演亞歷斯馮華麥丹自導自演的奇想之作,電影講述一個服務生有著我們都想像得到的煩人生活:平日被奧客刁難、妻子病重在床又與醫生外遇、惡霸鄰居三不五時前來騷擾、情婦總抱怨自己給的愛不夠多……終有一天,這個服務生忍無可忍,敲了他的「創作者」的大門。

 

  是的,服務生是一個虛構的人物,編寫這個角色的作家對角色的突然來訪給嚇住。服務生要求將妨礙自己人生的病妻從故事中刪去、要求有一個更美好的女友、要求自己能在面對奧客時有能力反擊……作家別無他法,只得暫時妥協。

   

  當服務生歸去後,「寫」與「被寫」之間,真正的好戲才慢慢上演……

 

 OBER-3

 

  《服務生之死》賣的是一種荒謬,莫名奇妙讓人錯愕的劇情發展,皆可用「畢竟這是虛構故事」來解釋,但同一方面,服務生不斷對自己人生感到不滿而去向作家抱怨,又像是打開了虛構故事與現實生活的橋樑,如果有一天,你能親自面對自己的「造物者」,你會向祂抱怨,希望自己能過更好的生活嗎?

   

  服務生有自己的荒謬人生,作家也不好過。隨著故事進行,越來越多的角色跟著服務生一起來到了作家的房間,向他索求更好的發展,希望生活中某個片段從此照著自己的意思走,作家被搞得幾近發瘋,加上作家女友不時在旁為角色們抱屈出主意,使作家的生活更陷入一片混亂。

 

 

 OBER-1

 

  此片最讓我拍案叫絕之處,在電影的最後。當作家終於以為永遠擺脫所有的麻煩之時,意想不到的人物又出現在他的身後,向他質問故事為何如此發展。心煩意亂的作家於是在作品的最後打上了尾聲,讓一切回歸平靜。

   

  突然,角色消失了,空蕩蕩的房間剩下作家一人。

 

  原來,整部電影的故事,就發生在作家寂寞而混亂的大腦之中。

 

OBER-4  

 

個人喜好:﹝7/10﹞

 

 

如果喜歡這篇文,不妨也來粉絲團按個讚吧。

 橘貓【Orange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橘貓‧夜空

橘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